马藏工程

北京大学召开《马藏》编纂专家会议

来源:马克思主义学院 | 2016-11-16

20161111日,由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北京大学《马藏》编纂与研究中心、北京大学中国道路与中国化马克思主义协同创新中心联合举办的“北京大学《马藏》编纂专家会议”在北京大学召开。来自北京大学、武汉大学、华东师范大学、华中师范大学、南京师范大学、湖北大学等单位的20多位专家学者出席会议并发言。会议由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执行院长孙熙国教授主持。

    
  教育部高校思想政治理论课教学指导委员会主任、北京大学中国道路与中国化马克思主义协同创新中心主任、北京大学《马藏》编纂与研究中心主任顾海良教授在讲话中说,《马藏》编纂工程自
20153月启动之后,产生的影响非常大,大家都认为这项学术文化工程应该做,而且现在是做的时机,由北大来做是最合适的;北京大学图书馆馆藏资源丰富,资料非常珍贵,有很多“富矿”没有开采;学校领导、相关专家学者、国内各大图书馆、出版社对这项工程都给予了非常慷慨的支持。自《马藏》工程启动至今,主要做了三件事,一是全力以赴搜集1917年之前马克思主义在中国传播的文献;二是参照《马克思恩格斯全集》历史考证版第二版(MEGA2)的编辑原则和体例,借鉴其它文献编纂的经验,制定《马藏》的编辑原则和体例等学术规范;三是《马藏》编纂与研究中心人员编注了《社会主义史大纲》、《社会主义神髓》、《共产党宣言序言》和《共产党宣言》四个样稿,供专家审读。按预期进度,将在2017年十月革命100周年之际出版1871年至1917年马克思主义传入中国的文献若干卷次。

北京大学校长助理、社会科学部部长王博教授在代表学校致辞中说,《马藏》工程是由北京大学牵头,协同全国各单位共同打造的一项基础性文化工程。工程意义重大,不仅具有历史意义、思想意义,也有重要的学术意义。学校将一如既往从政策、人力和经费等方面大力支持《马藏》工程。

与会专家学者围绕《马藏》的编辑体例和四个编校样本进行了讨论。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沙健孙教授在发言中提出了注释的程度深浅问题、注与不注的标准问题、注释的准确性问题,以及经典文本入藏的标准问题。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梁柱教授就《马藏》工程的定位发表了见解,并指出编校样本的注释和研究性说明应该详略得当和突出重点。北京大学哲学系丰子义教授认为,《马藏》编纂的意义不仅仅是马克思主义在中国传播历史的文献资料汇编,也将对研究中国近代思想史产生重要的影响;要处理好《马藏》入藏文献与中央文献两者之间的关系;对经典文献著作的研究性说明中所下的结论要经得起检验。北京大学历史学系臧运祜教授指出,《马藏》读者群定位很明确,最主要的群体是同行学界马克思主义学习者和研究者,而不是一般大众;编辑体例可借鉴《道藏》、《佛藏》、《儒藏》等中国传统文本考证以及中央编译局和中央文献研究室出版的文献等来制定编辑原则和体例;注重参照中文译本的中介译本和原始底本,厘清思想发展的脉络。华中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李良明教授认为,可以以五年为一个节点制定若干个“五年计划”,合理有序、稳步推进安排《马藏》工程的工期。他还就怎样搜集历史文献介绍了自己在做学术研究中的一些经验,就《马藏》的编辑体例和编校样本提出了自己的看法。武汉大学哲学院汪信砚教授就编校样本的格式、表述方式和合理诠释问题发表了看法。南京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王刚教授从收录文献的范围和标准问题、收录文献的整篇和节选问题等谈了自己的理解。华东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陈红娟副教授建议《马藏》可以出版繁体版和简体版两个版本,繁体版可以真实展现文本文献的原貌,简体版有助于推动马克思主义大众化。她认为,可以借助观念史和概念史的研究方法对文本文献中的术语和重要语句进行考证,把其放在当时的历史语境还原当时的语义。北京大学历史系王晓秋教授、湖北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田子渝教授提交了书面发言。

科学出版社副总编辑陈亮就《马藏》出版过程中的繁简体问题、编纂出版工作流程和工作机制等谈了自己的看法,表示科学出版社一定会尽全力做好《马藏》的出版工作,力争打造学术精品,服务社会。

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副院长孙代尧教授在会议总结中,就《马藏》定位、出版进程以及编辑体例等相关问题作了说明。马克思主义学院党委书记孙蚌珠教授、《马藏》编纂与研究中心研究人员、光明日报等单位的代表也参加了会议。

地址:北京大学理科五号楼3层

邮编:100871

电话:010-62751941

传真:010-62751941

版权所有: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