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马克思主义大会

【观察与综述】参加首届世界马克思主义大会琐记

来源:马克思主义学院 | 2016-02-18

高放

我国首届世界马克思主义大会于20151010日在北京举行。应邀与会者有近20个国家的400多名研究马克思主义的学者和中国问题研究专家。大会以“马克思主义与人类发展”为主题,这是汇集全球马克思主义学者的世界马克思主义学术论坛,是第一次在社会主义国家举办的世界马克思主义大会,是我国目前举办的规模最大、参会学者层次最高的马克思主义学术研讨大会。应邀出席者有美、英、德、法、俄、比、瑞(典)、澳、巴(西)、日本、越南、埃及等国的著名学者,国内学者来自北大 、清华、人大等20多所重点大学和中共中央党校、国防大学、中国社会科学院等单位。这次大会由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承办。我于5月底就收到了邀请信,其中列出马克思主义文本研究、马克思主义的起源和发展、习近平治国理政思想与中国马克思主义的发展等七个方面的选题。会议采取以文入会形式,要求我先报选题,再于815日以前发去正式论文的电子版。我报去了两个选题,请主办单位通盘考虑,选定一个。这两个选题是《马克思恩格斯主义双星合璧论》和《全球综合治理的新理论——习近平一球家园论》(阐述习近平的国家战略思想)。他们认为这两个选题都很好,但是更看重后一个选题,因为它现实意义更大。我很快就把论文电子版请我带的博士研究生黄帅发给主办单位。此外,他们还希望我参加会议时能够带一本自己的论著送给北大马克思主义学院收藏。

1010日早上,我们学院最年轻的教师郑云天驾车陪同我到北大英杰交流中心参加这次世界性的学术盛会。在会场门口报到时,我送上了自己的第十本文集《马克思主义与社会主义新论》(黑龙江人民出版社2012年版),扉页上签署了“北大母校马克思主义学院惠存”,此时桌面上已堆满几十本与会学者赠送的论著。报到处的工作人员给我戴上印制精美的代表证,上面系有红色的缎带,还发给我一袋会议资料,随后由专人引领我进入大会会场。眼见会场已经座无虚席,连过道都站满了前来听会的年轻研究生们。接待员把我引领到靠近主席台的嘉宾席第二排当中就坐。坐在我右边的是北大马克思主义学院前院长郭建宁教授,他与我较熟,前几年曾与他一起参加过几次有关研讨会。看到我后,他当即起身与我握手言笑,欢迎我的到来。我座位的右边,摆着中国社会科学院原副院长李慎明的座牌,可是他没有出席,后来听说他下午才来参加一个分论坛的研讨会。

坐定位子,我就掏出大会发放的资料袋中有关文件来查看。一份是今天大会开幕式流程,另一份是这次与会者分配到各个分论坛的名单。大会共分八个论坛,其顺序是:一、马克思主义的起源和发展;二、马克思主义文本研究及其编译;三、中国道路与中国话语体系;四、习近平治国理政思想与中国马克思主义的发展;五、马克思主义与世界未来文明的走向;六、马克思主义与科学文化;七、马克思主义与经济全球化;八、马克思主义与人类命运共同体。我细看全部与会者分组名单,我在最后的第八组。我写的论文是阐述习近平关于共建一个地球好家园的新理论,所以就被分到了这个论坛。大会还发了一本较厚的《2015年世界马克思主义大会发言论文摘要》,共120页。我的论文提要《根治当前人类危机的新理论——习近平“一球家园”论》收入本书分论坛八:马克思主义与人类命运共同体部分,列在第一篇。细看这本发言摘要,有好多篇令人耳目一新。例如:莫斯科大学教授布兹加林的《共产主义成为对左派的现实挑战》,法国《人道报》负责人福也特的《世界共同体中的“法国共同体”与社会主义的中国》,比利时国家马克思主义研究所原所长麦克加维干的《比利时马克思主义大众化》,塞内加尔国家级哲学教授迪奥普的《马克思主义在黑非洲的传播》等等。中国学者的文章大都是阐述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运用与发展,其中有个别文章还含有激进的观点。例如有人认为“互联网+”的发展会加剧资本主义国家无产阶级绝对贫困化。文章试图说明随着无人工厂的大发展,失业工人会越来越多,到本世纪中叶资本主义世界会出现社会主义革命新高潮,将会出现“十几个”社会主义国家。我认为这是不切实际的偏见。

九点钟大会开幕式开始,首先由北大党委书记朱善璐主持并致辞,还有中宣部、教育部等单位领导人讲话。令我感到惊奇的是,开幕式结束后,朱善璐书记走下主席台在前台第一排就坐时,大高个的他突然弯下身子伸手向我问好,我来不及站起来就赶紧同他握手,他脱口而出:“高放老师,您好!”我当时感到惊讶的是:他怎么知道我的姓名?他怎么就一下子认出我呢?会后向长期在北大执教的林建祥打听,才知道朱善璐书记原是80年代初北大哲学系本科毕业生,后留校做共青团工作,再后来转而从政,曾任中共北京市委常委、南京市委书记、江苏省委副书记,2011年又调回北大任党委书记。他早已是副部级高官,大概过去听过我讲课,所以认得我。今天他能主动伸手向我问好,这表明他记性好,尊敬老师,没有官架子,实属难得。

开幕式后在大会上做主题报告的有国防大学政委刘亚洲上将、中央党校副校长徐伟新教授、北大常务副校长刘伟教授、北大马克思主义学院执行院长孙熙国教授等。这几位官方学者思想解放、实事求是,他们讲到了马克思主义科学的真谛是实现人类的自由解放,追求人民的幸福生活;改革开放以来我们党把马克思主义时代化、中国化和大众化取得的重大成果,尤其是探索到了社会主义公有制与市场经济结合的途径,促进了我国经济和社会的快速发展;我国从2005年起将马克思主义科学提升为国家一级学科,在与时俱进深入研究马克思主义并且在以马克思主义科学培育青年学生、提高广大职工理论素质方面做了大量工作,取得显著效果。

上午大会结束后,我指导的三位博士生韩冰、曹鹏和黄帅以及其他几位研究生当即进入会场(他们在另一间会议室听报告),与我在主席台前合影留念。他们非常高兴有机会参加这次世界马克思主义大会。

下午的第八论坛正好在北大英杰交流中心第八会议室召开,这个论坛的主题是马克思主义与人类命运共同体。名单上预定到会者共55人,其中有5位外国专家。我进会场时还有五分钟才开会,但在会议室门口已经挤满了来旁听的研究生。进场后,同我较为熟悉的上海市委党校袁秉达教授见到我即热情握手寒暄。他也向站在我身边他曾经指导过的研究生郑云天介绍说:“高放教授是我们这个学科的泰斗。”我说:“不敢当,不敢当。”我认为马克思主义博大精深,犹如浩瀚的海洋,我只是岸边的是拾贝者,永远不可能成为泰斗。

主持下午第八论坛研讨会的比利时国家马克思主义研究所原所长玛利亚·麦克加维干首先请我发言。按照大会要求,我事先已对原来提交大会的论文作了修改与补充。为了便于同声传译,我发言的每句话都简明扼要,语速缓进。我发言的题目是《打造人类命运共同体,共建一个地球好家园》。我认为这两句话可以说是习近平主席执政以来提出的新的中共国际战略思想。回顾历史,19世纪马克思恩格斯认为在人类共同体中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具有不同命运,世界的发展将由英、法、德三国无产阶级带头实现社会主义世界革命,打倒资产阶级统治、消灭资本主义制度,解放全人类,然后才能打造人类命运共同体。这是一种用社会主义一统天下的理论构想。到20世纪,社会主义虽由较为落后的俄国率先实现,但在世界范围内却难以很快取胜。于是列宁提出了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两个阵营长期对峙、对立又要和平共处的理论。到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和民主德国建立,以苏联为首的世界社会主义阵营终于形成了。之后,苏联领导的世界社会主义阵营与以美国为首的世界资本主义阵营展开了长期较量。然而到60年代,因中苏两国关系恶化,社会主义阵营分裂了。到1974年毛泽东进而提出“三个世界”的理论,他认定美苏两国为第一世界,欧洲、日本、大洋洲为第二世界,中国和广大亚、非、拉国家为第三世界。“三个世界”理论的中心思想是由中国联合第三世界国家,中立或争取第二世界国家,集中力量反对美、苏两霸,也就是要打倒美帝国主义和苏联社会帝国主义。80年代以来,世界形势发生了很大变化,新科技革命迅猛发展,各国人民反对战争、要求和平与发展的力量大为增长。据此,邓小平于1985年提出了“和平与发展是当代世界的两大问题”的新论断。从1987年中共十三大至2012年中共十八大,中国一直都认定“和平与发展是时代主题”。十八大后,习近平对如何处理当代世界重大问题作了更为精要的论述。他在2012125日的谈话中提出:“国际社会日益成为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命运共同体”,我们要“增进人类共同利益,共同建设一个更加美好的地球家园”。2015928日,他在联合国大会的讲演中更加响亮地宣告:“打造人类命运共同体”。我认为“打造人类命运共同体、共建一个地球好家园”已成为中共当今的国际战略新理论。因为人类目前面临气候变暖、海平面上升、环境生态严重破坏、生物物种大量灭绝、传染病广泛蔓延等危机,这是需要各国政府和人民不分国别、政党和主义,加强共同合作,开展全球综合治理的长远宏大事业。我认为习近平的国际战略思想是对以往马克思、恩格斯的“一统天下论”,列宁、斯大林的“两个阵营论”和毛泽东的“三个世界论”的新超越。如今无产阶级社会主义世界革命已经搞不起来,只能通过长期的和平发展与逐步改良来根本改变世界。我在发言中把习近平的国际战略思想简明地概括为六个“不”和六个“要”,即不树敌,不对抗,不结盟,不当头,不扩张,不输出革命;多结伴,多对话,多协商,多合作,多助人,多输出各国需要的产品。我大致讲了25分钟,好多听讲者都认为我的发言站得高、讲得好。会后好多旧友新朋都纷纷与我合影留念,粉丝多多,一时成为合影的“偶像”。中央党校科学社会主义教研部原主任严书翰教授也参加了这次大会,被分在第四论坛。他从与会名单中看到我参加第八论坛后,还专门在会后赶过来看望我。见面后,他很关切地问我:“你在《中国延安干部学院学报》发表的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史讲座已经写到了什么专题?什么时候能写完出版专著?”我说:“已写完十个专题,刚写到1917年俄国十月革命取得胜利,估计还要两年时间才能写完。”我已经过了88周岁,是这次与会的最年长的学者。我希望还能参加2018年为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而召开的第二届世界马克思主义大会。

回想我于1944年在英华母校渡过高中一年级暑假时,从陈衡庭老师处借读到马克思恩格斯著《共产党宣言》和斯诺著《西行漫记》,受到马克思主义的启蒙教育。19476月,我在北京大学读书时参加了中共地下党领导的革命组织。19493月起,我开始从事马克思主义政治理论教育工作。感谢党和人民近70年来对我的长期培养,使我能够与时俱进地、不断地学习研究马克思主义,取得了一些成就。我身怀感恩之情,深感无比荣幸!

〔作者简介〕高放,中国人民大学荣誉一级教授,博士生导师

载《党政研究》20161

地址:北京大学理科五号楼3层

邮编:100871

电话:010-62751941

传真:010-62751941

版权所有: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